十四年前,捷克33岁女子伪装成13岁少女被收养,操纵了一出虐童案

2007年,一起发生在捷克的儿童收养案震惊了整个欧洲乃至世界,各大媒体报刊纷纷对其进行了报道,标题令人三观尽毁,如《捷克惊爆“邪教食人案” 》等。

要了解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得从当地一对姐妹说起。她们的名字分别叫卡特琳娜和克拉拉。


克拉拉于18岁那年意外怀孕,只有和男友结婚。婚后生下了大儿子,过了两年,又生下小儿子。

克拉拉的父母一直给予夫妻俩生活上的照顾和经济上的支援,直到克拉拉大学毕业找到工作为止。

2003年,克拉拉与丈夫感情破裂离婚,监护权判给了女方。于是克拉拉开始了独自带领两个孩子的生活。

克拉拉和两个儿子

若不是2004年发生的那件事,克拉拉应该会继续过着她平淡的日子。

那年秋天,克拉拉的大姐卡特琳娜突然找到克拉拉,身边带着一个看似十来岁的女孩。

卡特琳娜说:这是一个从人贩子手里解救出来的女孩,她13岁,叫安娜。她在整个童年都遭受了可怕的虐待,现在又得了白血病,活不到16岁了。

她希望克拉拉能收养她,因为她很渴望得到母爱。

克拉拉看女孩确实可怜,就答应了姐姐的要求。

没想到,噩梦即将降临。

2006年底,克拉拉带着孩子们从布尔诺搬家到附近的小镇库日姆(Kurim),姐姐卡特琳娜也搬来和她们一起居住。

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到克拉拉两个儿子的变化,其实他们已经遭受了很长一段时间非人的虐待。

从左往右依次为:克拉拉、安娜、两个儿子


一直到2007年5月的某日,克拉拉的一个邻居在调试监视器拍摄自己出生不久的孩子时,屏幕突然串台,跳到了一个阴森恐怖的画面:

一个大约6、7岁的男孩,被赤身裸体地捆绑着,他正趴在地上吃着什么东西——简直像畜生一样!

这个邻居吓坏了,急忙报警。警察来后,很快锁定了旁边的克拉拉家。

当警察敲开克拉拉家的门,里面坐着的是克拉拉、卡特琳娜,和一个瘦弱的女孩(即安娜)。

只见安娜像个婴儿一样,半坐半爬地围绕着克拉拉姐妹,嘴里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声音。

当消防员试图打开屋内楼梯下一个上了锁的小房间时,三人拼命试图阻拦,被警察制服了。

待门一打开,映入眼帘的画面让人极度不适,那个出现在邻居监视器中的赤裸男孩果然被监禁在里面。

经审问,这个男孩不是别人,正是克拉拉8岁的小儿子。

克拉拉姐妹被当场逮捕,安娜和小儿子被送到了布尔诺儿童中心,随后,克拉拉10岁的大儿子也被送到了儿童中心。

两个男孩在接受检查时,被发现身体上有大量伤痕,最值得注意的是,小儿子臀部还有一块大面积的圆形伤疤。

而安娜则表现出非常明显的分离恐惧症状,一旦有人试图靠近、接触她,她就疯狂地尖叫,并踢人、咬人。

而且更令人震惊的是,仅仅五天后,安娜就突然消失了,她明显是被谁从儿童中心带走的。

随着克拉拉两个儿子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他们终于道出了这一年所遭受的苦难:

2006年暑假,他们和克拉拉、卡特琳娜和安娜一起到郊外的小木屋度假。随后,又来了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加入他们。

两个男孩的噩梦从此开始。

他们被关在狗笼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而且头上经常被套上黑布袋殴打,下腹部被烟头烫,被热水浇灌全身。

更过分的是,妈妈克拉拉竟然在周围人的怂恿下,割下了小儿子屁股上的一块肉,与大家一起分食……

这干的还是人事吗?连猪狗都干不出吃自己孩子肉的事情来!

克拉拉的两个儿子

暑假结束后,哥哥回到学校上学,他被警告不允许和任何人谈论起家中的事情;

而小儿子就没哥哥那么幸运了,他被母亲给学习提供了一份听力缺陷的医生诊断书,即被允许在家接受教育。从此开始了被囚禁在家中,继续受虐待的生活。

直到2007年5月,被邻居的监视器发现。

警方推测,消失的安娜应该和这起虐童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开始对安娜的过去进行全方位的调查。

待结果一出来,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事情竟还能如此操作。

这个13岁的少女安娜,居然是一名叫芭波拉的33岁女人假扮的。

她曾与卡特琳娜一起就职于某日托中心,两人关系亲密,后来还住进同一套公寓。她们告诉同事,她们早在上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

33岁的芭波拉

那一个三十来岁的成年女人,是如何骗过所有人伪装成了一个女童呢?

芭波拉以前的身材很丰满,她在2005年突然减掉了几十公斤的体重,再加上她身高不到一米六,长着一张娃娃脸,这就是她骗过所有人的原因。

经过警方的进一步调查,芭波拉的原生家庭有着很大的问题——母亲酗酒,父母离异;而她本人也有着心理问题,即喜欢扮演孩子,她内心深处始终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孩子。

此外,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警方发现这起虐童案和一个叫“圣杯运动”的邪教组织的分支有关,而这个分支的创始人和领导人,正是芭波拉的父亲。

参与虐童案的其中一名男子,还是芭波拉的亲弟弟。所以很明显,芭波拉是虐童案的参与者。

从大学认识卡特琳娜,到她被克拉拉收养,全是阴谋。

克拉拉(左)和卡特琳娜(右)被捕照

目前,案件的五名参与者都落网了,只有芭波拉仍下落不明。

待警方找到她时,她又以一个更令人想象不到的身份出现了。


2008年1月某日深夜,挪威最北的城市特罗姆瑟市,一名走进汽车租赁公司的男子被警察逮捕。原因是他与一名13岁的男孩在一起。

这名男孩叫亚当,来自当地的一家儿童收养所。

他声称自己的父亲因长年虐待自己,并经常将自己出租给成年男性,而被剥夺了抚养权,自己因此被解救到了这家儿童收养所。

亚当之前在当地一所学校上学,学校师生都觉得他行为举止很古怪,经常歇斯底里。他告诉了老师自己被父亲虐待的经历,老师很同情这个可怜的孩子。

被警方逮捕后,亚当的真实身份也随之曝光——她竟然就是捷克警方一直在寻找的芭波拉。

照片中戴毛线帽的是装成“亚当”的芭波拉

她从布尔诺的儿童中心逃走后,辗转来到了挪威。为了掩人耳目,她剃了光头,束上裹胸,摇身一变成了男孩亚当。

至于“虐待”亚当的“父亲”,还有和他在一起被捕的男子,都是“圣杯运动”分支的成员。

芭波拉随即被引渡回捷克,当日,在媒体所拍摄的画面中,芭波拉穿着厚重的衣服,戴着毛线帽,手里抓着一只泰迪熊玩具。

至此,捷克虐童案的六名涉案人员均被逮捕。


当克拉拉知道自己一直尽心照顾的13岁养女,竟然是一个34岁的骗子时,非常气愤且无法接受。

她在法庭上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并说这一切,都是姐姐卡特琳娜和其他几个人对她洗脑所致。

据克拉拉所说,安娜被收养后,表现出了极强的占有欲。她时刻要克拉拉照顾着自己,将克拉拉折磨得筋疲力尽。

当两个儿子感到被母亲忽视时,就表现出了一些争宠的举动。这被安娜和卡特琳娜解释为“扭曲”的行为。

于是进一步介绍说她们认识一个纠正孩子扭曲行为的矫正机构,接下来就发生了2006年夏天那些可怕的虐待。

真是没见过这么笨的妈,竟然相信了这些荒谬至极的言论,这不禁让人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完全被他人操控,难道她自己内心真的没有一丝变态且扭曲的欲望吗?

随后卡特琳娜后来也道出了一些真相:

早在1996年念大学的时候,她就认识同校的芭波拉了,她们成了很好的朋友。芭波拉缺乏自理能力,卡特琳娜则一直承担着照料她的责任。

卡塔琳娜和芭波拉念的布尔诺马萨里克大学

但芭波拉的精神状况越来越糟,她感到自己一个人已无力承担。就想到了妹妹克拉拉,于是她与芭波拉合谋,将其打造成一个孩子,混入克拉拉的家庭,成为她的养女。

这就是为何芭波拉在2005年突然减重几十斤,并从日托中心辞职的原因。

所以,在假扮女童被收养这件事上,克拉拉确实属受骗者那方。

那芭波拉到底参与了虐童案吗?答案是有。

在2006年那个夏天,她也参与了其中一些虐待举动,比如将孩子的头按进水中。

经过精神科的鉴定,芭波拉没有任何严重的精神问题,只是有着表演型人格和多重人格障碍

因此可以说,她一直清醒地做着任何一件事,包括伪装成13岁的养女安娜和男孩亚当。

而虐童案背后最大的主使人,应该就是她的父亲,即“圣杯运动”分支的领导者,但由于他没有直接参与案件,因此这次并没有被抓。

这是让人细思极恐的事,不知道会不会有更多的儿童在遭受着可怕的折磨。

这五名罪犯最终都被判了刑,从十年到五年不等。其中,芭波拉只是被判了五年。而且他们全都提前获得假释出狱了,现在不知是什么情况。

罪犯们倒是出狱了,他们可以继续正常生活,或者再去扮演什么新的角色。可怜的就是两个被残忍虐待过,并留下终生阴影的孩子……

布尔诺著名的圣彼得和圣保罗大教堂


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无法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看过东野圭吾的《恶意》,就知道人性之恶到底有多可怕,你有时候掏心掏肺地对一个人好,他却对你充满恶意,甚至想要你的命。

为什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看他不爽!”真是令人窒息的答案。

所以说“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在社会上,一定要擦亮双眼,对于任何不了解背景的人,都不能轻信,否则很可能自己连同家人都会被其拖入深渊,永远不得翻身。

(全文完)


您的点赞、关注、转发是对我最大的鼓励!雪梨期待与您一起交流探讨,非常感谢!

备注: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必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