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哪怕王小波还活着,我也有可能喜欢别人的

在王小波逝世24周年的今天,李银河发了一篇文章,回味他们俩的爱情。

她说,和王小波的爱情,是上天送给她的瑰宝,深深沉淀在她的生命之中,幸福难以言传。

哪怕王小波已经去世20多年了,李银河关于王小波的回忆,也全部都是惊喜和甜蜜。

最开始呢,是王小波先追的李银河,随后李银河也给了王小波回应。王小波说,他感受到了李银河的“那种山呼海啸般的响应”,这让他感到自己非常幸运。

王小波的情话总是很热烈,热得烫手。他想念李银河的时候,他会说:

你不在我眼前时,我面前就好像是一个雾沉沉、阴暗的海,我知道你在前边的一个岛上,我就喊:‘爱!爱呵!’

好像听见了你的回答:‘爱’。

有了这样热烈而又深沉的爱,李银河是幸运的,她的生命因为有他的相依和陪伴,充满了温柔,爱的感觉从未的断绝。

王小波去世之后,李银河再婚了。她有幸遇到了第二位爱人,遇到了人生中第二次激情之爱。

有些人很反感李银河。一来认为她借助王小波的名气炒作;二来认为她再婚,令人无法接受;三来认为她“性学家,LGBT研究者,女性主义者”的言论太大胆。

其实,李银河是名副其实的白富美。她在美国学习那段时间,王小波吃她的喝她的用她的,也没工作,她一个人养活两个。在后来出版的那些书信中,李银河的其实很少,完全没有借助王小波名气炒作的迹象。

王小波在活着的时候,在文坛并没有多大的名气。他离世后名声大噪,也几乎是李银河一手带起来的。

我认为李银河是一个很有想法和见地的人。与其说她在借助王小波的名气炒作,不如说是她引导了王小波的创作上升。王小波《特立独行的猪》,以前很少有人讨论,一直到后面才慢慢被人接受他的观念。

而李银河,她的观念更加超前。现在网络发达,人们包容度高了很多,但依然很多人活在过去,无法接受李银河的观点。她的思想和主张,甚至要在10年20年以后才能被人们更广泛地接受和学习。

至于她再婚,这个更没什么可指责的了。凭什么女人在老公去世后还得一直守寡?关于这一点,李银河也说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她说:

为什么小波死了我就不能再喜欢别人了呢,哪怕小波活着,我也有可能喜欢别人的。

说句实在话,我实在太爱这个女人了。超前、坦诚又勇敢。

这样的女人,值得世间任何美好的爱。

她的第二任爱人,并不擅长写诗,但因为爱的缘故,他成了诗人。他说只要一想到李银河,“身体里就有股热流,从心口一直往下流”。

李银河很幸运,遇到了真挚的激情之爱。

在王小波去世后,她没有沉浸在悲伤之中,而是勇敢开启人生的第二春。

她继续自己社会学的研究,她总是谈“性”,总是说“爱”,她一个“女流之辈”,敢在电视上直接说“SM”,她关注少数群体,也一直在为LGBT奔走呼喊。

她追求自由,她想跟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完全不在意世俗的眼光。她不想生孩子就不生孩子,想生孩子生不了她就去领养一个有问题的小孩,好好抚养,一家三口快快乐乐生活。

她除了“王小波妻子”这个符号,还是美国匹兹堡大学的社会学博士,当代著名的社会学家、先锋女权主义代表,在中国社会的影响绝不亚于她的丈夫王小波。

今天的她,在回忆和王小波的往事时,她没有悲痛的凄苦,而是感恩曾经的拥有,因为有他,余生回忆,都是幸福。

时至今日,我们评价李银河,无需考虑王小波。李银河就是李银河,并不仅仅是“王小波的妻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