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战胜人生之癌

本文图片来源于影片《随风而逝》

克服无聊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带癌生存。一方面已经病入膏肓,时时会有无聊感袭来;一方面却苦中作乐,努力去追寻生命之欢欣。一旦无聊的感觉占了上风,那就是癌症失控,人的生命就彻底毁掉了。所以,明知得了不治之症,仍旧苦中作乐,才能使自己的生命从一片晦暗中走向阳光,才能从痛苦走向快乐。

遍寻世间万物,能缓解无聊这人生之癌的解药唯有美与爱。

美有欣赏美和创造美两个子项。你看所有的艺术家都是活得最兴致勃勃的,他们写诗,写小说,画画,作曲,雕塑,摄影,做电影,做话剧,他们在无尽的努力中追逐着美,发掘着美,创造着美。就像王小波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跃跃欲试地说:我要试着创造一点点美出来。他们会觉得无聊吗?他们会罹患无聊这个生命之癌吗?他们用打发时间吗?他们恨不能把一分钟掰成八半呢。

只可惜,艺术才能不是人人都有的,没有的人怎么办?那就只有欣赏美了,这个其实不难,只要有欣赏美的意愿,再有一点点审美的敏感就行了。自然之美、艺术之美俯拾皆是,只要拿眼去看,拿耳去听,拿心去体会就行了。只要你感到了被感动,被打动,心弦被拨动,就成功了。

爱也有两个子项:一项是具体的,一项是抽象的。

具体的爱是去爱上一个具体的人,也就是陷入浪漫之爱。虽然人生在世几十年间可以陷入浪漫爱情的几率不高,但是,一个有心人比一个无心人陷入爱情的几率显然会高一些。如果心中常存向往,那么发生浪漫爱情或者遇到浪漫爱情的几率会高很多。在爱发生时,人处于一种激情状态,那可是无聊最好的解药啊。

抽象的爱是去抽象地爱一个人或者去爱上一个抽象的对象。前者虽然被爱的对象是一个具体的人,但是也许由于种种世俗的原因,无法在现实中实现,那么只能用一种抽象的方式去爱他了,也就是柏拉图式的精神之恋了。后者是去爱上一个抽象的对象,比如爱人类,爱世界,爱花草树木,爱蓝天白云。如果能够常常沉浸在这种抽象的爱当中,也就不会感到太过无聊了。

所以说,美与爱是战胜无聊这个人生之癌的良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