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次以東坡為名的故宮大展,何以不見《寒食帖》等名跡

澎湃新聞記者 黃松 綜合報道

蘇東坡是中國文化史上的巨人之一,其文、詩、詞、書、畫等方面都達到了極高的造詣,堪稱宋代文化的代表之一。澎湃新聞獲悉,籌備多年的“故宮博物院藏蘇軾主題書畫特展”目前已進入布展的收尾階段,並初定9月1日對外開放,這既是今年故宮博物院推出的首場重量級展覽,也是歷史上第一次在故宮以東坡為名的大展。據故宮博物院編《千古風流人物:故宮博物院藏蘇軾主題書畫特展》介紹,此次特展展出的蘇軾真跡包括《新歲展慶帖》《人來得書帖》合卷等。與蘇軾齊名的黃庭堅、米芾、蔡襄真跡均將呈現,此外,宋元明清與蘇軾相關的書畫也將進行呈現。

蘇軾的存世名跡中,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有《寒食帖》等諸多蘇軾名帖,上海博物館則有蘇軾晚年《答謝民師論文帖卷》等,日本則收藏蘇軾《李白仙詩卷》等,這些赫赫名跡由於策展方立足於自身館藏的原因,並未出現在此次展覽的圖錄中。

“故宮六百年是兩岸故宮的大事,這一以東坡為名的特展,不見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的蘇軾代表性名跡,也不見上博收藏的蘇軾名跡,讓人還是有些遺憾的。不過,由於策展方本身就是立足於故宮博物院的收藏,並未進行全球蘇軾名跡的總動員,考慮到疫情原因,也是可以理解的。”一位古代書畫研究者對澎湃新聞說。

蘇軾像

蘇軾《寒食帖》區域性 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 非此次北京故宮特展的展品

蘇軾(1037—1101年),在歷史中有著多重身份,他曾官至禮部尚書,卻數次被貶謫居;與父洵、弟轍合稱“三蘇”。 其文汪洋恣肆,明白暢達,為“唐宋八大家”之一。作詩清新豪健,善用誇張比喻,風格獨具。詞開豪放一派,對後世影響很大。

同時他又擅長行書、楷書,得力於王僧虔、李邕、徐浩、顏真卿、楊凝式而自成家數。用筆豐腴跌宕,有天真爛漫之趣。與黃庭堅、米芾、蔡襄並稱“宋四家”。能畫竹,學文同,為湖州竹派之一,又能作枯木、怪石、佛像,出筆奇古。論畫力主“神似”,認為“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並提出“士夫畫”(即文人畫)之說。故宮博物院即將推出的《千古風流人物:故宮博物院藏蘇軾主題書畫特展》以書畫入手,呈現一個可知的、全面的東坡居士。

蘇軾擅長畫怪石、墨竹,且繪畫重視神似,主張畫外有情,畫要有寄託,反對形似,反對程式的束縛,提倡“詩畫本一律,天工與清新”,而且明確地提出了“士夫畫”的概念,對以後“文人畫”的發展奠定了一定的理論基礎。其存世畫作,無論是《瀟湘竹石圖卷》,還是前幾年現身拍賣場的《木石圖》,都有著巨大爭議。

臺北故宮藏蘇軾名跡《寒食帖》等無法“回京”

據相關資料介紹,兩岸故宮收藏有30多件蘇軾書法真跡,同時也收藏有多幅傳為蘇軾的畫作,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有蘇軾行書《治平帖卷》、《書林和靖處士詩後》等,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的蘇軾名跡包括《寶月帖》、《廷平郭君帖》、《致運句太博帖》、《北遊帖》、《京酒帖》、《新歲展慶帖》等 。

上海博物館收藏的《與謝民師論文帖》 非此次展覽展品

臺北故宮收藏中最著名的包括蘇軾《黃州寒食詩帖》、《前赤壁賦》。《黃州寒食詩帖》,紙本,25 行,共129字,是蘇軾行書的代表作。這是一首遣興的詩作,是蘇軾被貶黃州第三年的寒食節所發的 人生之嘆。詩寫得蒼涼多情,表達了蘇軾此時惆悵孤獨的心情。此詩的書法也正是在這種心情和境況下,有感 而出的。通篇書法起伏跌宕,光彩照人,氣勢奔放,而無荒率之筆。《黃州寒食詩帖》在書法史上影響很大, 被稱為“天下第三行書”,也是蘇軾書法作品中的上乘。正如黃庭堅在此詩後所跋:“此書兼顏魯公,楊少師, 李西臺筆意,試使東坡復為之,未必及此。”

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的蘇軾《赤壁賦》為行楷書,結字矮扁而緊密,筆墨豐潤沉厚,是中年時期少見的用意之作。

據悉,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去年初舉辦的“顏真卿特展”即從臺北故宮博物院借來了有“天下第二行書”顏真卿公認真跡《祭侄文稿》,並引發轟動,不少古代書畫研究者此前對澎湃新聞表示,十分認可東京國立博物館、上海博物館這些年的這一系列中國古代書畫的策展,並進行全球總動員。以在上海博物館舉辦的董其昌書畫大展而言,就向日本方面借展了包括顏真卿《自書告身帖》等在內的唐宋名跡書法。

由於臺灣地區主政者的操弄,大陸地區的博物館向臺北故宮博物館借展文物一直有著較大阻力。作為擁有眾多“無上至寶”的臺北故宮,其所藏國寶無論是在館內展出還是借展,都會引起廣泛關注,而對於大陸文博愛好者而言,這些文物經歷了1930年代初至1940年代的 “文物南遷”,1948年末近3000箱故宮文物赴臺由此分隔兩岸,這些文物在臺灣地區流徒了16年,直至1965年,臺北故宮博物院落成,至此自從1933年離開北京,後輾轉多地、赴臺後又儲存在臺中霧峰北溝多年的文物終於有了正式的棲身之所,而臺北故宮的文物何時可以回大陸展出更是牽動人心。

事實上,兩岸博物館的交流也一直有之,2009年10月,北京故宮的37件文物赴臺參與與臺北故宮合辦“雍正大展”。兩岸故宮文物半個多世紀互不往來的格局,被“雍正”率先打破。

而後,2011年臺北故宮推出“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更是將兩岸博物館之間的交流推向高潮,當時除了展出臺北故宮所藏的黃公望《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外,浙江省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富春山居圖》(剩山圖)也赴臺達成“山水合璧”之約。在當時,中國大陸方面就提出了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可否交流展出,在協商的過程中,臺北故宮博物院特別強調,自1996年臺北博物院文物赴英國展出迄今,所有借展地區的博物館,均需出具司法免扣押條款,他們也極樂於早日促成兩岸文物的交流,但是為了避免任何可能出現的因素,必須堅持透過“司法免扣押條款”,才能讓《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赴浙江。

而後,“司法免扣押條款”在臺北故宮博物院方面接受採訪中被多次提及,此外,尚有展出時的名稱話題。

有學者表示,具體到此次“故宮博物院藏蘇軾主題書畫特展”,由於策展本身就是立足於北京故宮博物院的收藏,本身也未進行全球蘇軾名跡的總動員,考慮到疫情原因,也是可以理解的。

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的蘇軾《赤壁賦》(區域性)

以蘇軾為核心的北宋文人群像

據介紹,故宮博物院的此次特展第一單元“勝事傳說誇友朋”回到了其生活的時代,選取蘇軾及其師友的作品,展現他的交遊圈以及所處的時代氛圍,為觀眾呈現以蘇軾為核心的北宋文人群像。

蘇軾生活的時代,是文化巨匠輩出的時代。與他有著深入交往的前輩如歐陽修、王安石、司馬光等人,都是名垂千古的文史大家;他的門生及友人如黃庭堅、秦觀、米芾、李公麟、王詵等人,也都是宋代文化星空中璀璨的明星。

蘇軾《治平帖卷》中的東坡先生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清拓東坡像圓扇

在這一單元中,除了蘇軾的《新歲展慶帖 人來得書帖合卷》《題王詵詩詞帖頁》外,蔡襄《京居帖頁》、黃庭堅《君宜帖頁》、米芾《盛制帖頁》,歐陽修《灼艾帖卷》,以及王詵《漁村小雪圖卷》均將展出。歐陽修、黃庭堅等與蘇軾交往情誼、“烏臺詩案”等北宋歷史事件也在這些展品中有所體現。

其中,蘇軾的《新歲展慶帖 人來得書帖合卷》二帖均是蘇軾寫給陳慥(季常)的書札,《新歲展慶帖》是相約陳慥與公擇(李常)同於上元時在黃州相會之事;《人來得書帖》是為陳慥的哥哥伯誠之死而慰問陳慥所作。

蘇軾,《新歲展慶、人來得書帖》合卷(圖為《新歲展慶帖》),北宋,前帖縱30.2釐米,橫48.8釐米,後帖縱29.5釐米,橫45.1釐米。

《東坡集》卷五十《岐亭五首序》中記載了蘇軾於北宋元豐三年(1080年)五月貶謫黃州時與陳慥相見之事。提及黃州,自然會想到《寒食帖》,而據徐邦達先生的考證《新歲展慶帖》應作於北宋元豐四年(1081年)春季(蘇軾時年44歲),為《寒食帖》前兩年。

蘇軾在黃州時與陳慥書信往來頻繁,在與他人之信中亦常提及陳慥,可知二人友誼深厚。

《新歲展慶》、《人來得書》二帖下筆自然流暢,勁媚秀逸,筆筆交代分明,精心用意。雖為書札,卻寫得非常精緻,字的入筆、收筆、牽連交代分明,是蘇軾由早年書步入中年書的佳作。

蘇軾,《新歲展慶、人來得書帖》合卷(圖為《人來得書帖》),北宋,紙本,行書,前帖縱30.2釐米,橫48.8釐米,後帖縱29.5釐米,橫45.1釐米。

此外,蘇軾與歐陽修、黃庭堅、蔡襄等人的交往,也在各自的作品中有所聯絡和體現。其中,蘇軾比米芾大14歲,兩人交往不多,但蘇軾對米芾的影響卻不小,展覽中的《盛制帖》為米芾致友人蔡肇(字天啟)尺牘之一。小行草筆勢飛動,形態曼妙;“天啟親”三大字則一氣呵成,淋漓痛快,充分表現了“刷字”的藝術特色。署款用“黻”而未用“芾”字,可證作於米氏41歲之前。

米芾《盛制帖》,北宋,紙本,行草書,縱27.4釐米,橫32.4釐米。

歐陽修《灼艾帖》,北宋,歐陽修書,紙本,冊頁,縱25釐米,橫18釐米,行楷書,6行69字。

值得關注的是,蘇軾《題王詵詩詞帖頁》與王詵《漁村小雪圖卷》同在這一部分展出,也讓觀眾對北宋駙馬王詵產生了興趣,兩人最早的交往記載得從“烏臺詩案”說起,據《東坡烏臺詩案》載他們之間的最初交往始於熙寧二年(1069年),而《題王詵詩詞帖頁》作於北宋元祐元年(1086年),蘇軾年49歲。該帖是蘇軾為好友王詵自書詩所作的題跋,記述了王詵因受其累而貶至武當,然仍醉心於詩詞,有世外之樂。

蘇軾《行書題王詵詩帖頁》,紙本,行書,縱29.9釐米,橫25.7釐米。

“晉卿為僕所累,僕既謫齊安,晉卿亦貶武當。飢寒窮困,本書生常分,僕處之不慼慼。固宜。獨怪晉卿以貴公子罹此憂患而不失其正,詩詞益工,超然有世外之樂。此孔子所謂可與久處約,長處樂者耶。元祐元年九月八日蘇軾書。”

據研究,此跋在《東坡集》卷六五有記載。《東坡集》卷一三中還有蘇軾另一跋“和王晉卿詩、並敘”的記載:“元豐二年,予得罪貶黃州,而駙馬都尉王詵亦坐類遠謫,不相聞者七年。予既召用,而詵亦還朝,相見殿門之外,感嘆之餘,做詩相屬。詞雖不慎工,然託物悲慨厄窮而不怨,泰而不驕,憐其貴公子有志如此,故和其韻。”以上兩段跋文再結合《宋史》卷二四八《公主傳》中的史料,證明了王詵的貶官一方面是受蘇軾的牽連,另一方面是因為得罪了他的妻子魏國大長公主。

王詵為蘇軾至交。該帖筆豐墨滿,結體長短交錯,縱橫抑挫,富有動感。雖是敘事而兼有議論,充滿感情色彩,是為知己而作。

蘇軾對於王詵的繪畫水平評價極高,他認為“駙馬都尉王晉卿畫山水寒林,冠絕一時”與之呼應展出的王詵《漁村小雪圖》。

王詵,《漁村小雪圖》卷,北宋,絹本,設色,縱44.5釐米,橫219.5釐米

該畫描寫冬季小雪初霽的漁村山林景色。圖中雪山奇松,溪岸漁艇,峰迴路轉,步移景易,整個畫面意境蕭索,籠罩在一片空靈、靜寂的氛圍之中,雖有漁夫艱苦勞作,但反映的卻是文人逸士嚮往山林隱逸生活的雅緻情懷。

王詵,《漁村小雪圖》卷(區域性),北宋,絹本,設色,縱44.5釐米,橫219.5釐米

此圖是王詵師法李成而自成一家的作品。圖中山石勾皴純用側鋒短筆,邊緣輪廓採用“破墨法”,在勾勒之後用清水向內化開,墨色輕淡。寒林長松則用中鋒濃墨,從而突出表現了其凌寒不凋的高貴品格。為了表現積雪,除山巒留白外,王詵還在峰頂、樹杈、沙腳施以白粉。為了表現雪後陽光,作者又於樹頭、葦尖略染金粉,在通幅水墨之中吸收了唐以來金碧山水的畫法,是一種創造性的實踐。

這幅作品充分體現了北宋時文人畫強調“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創作主旨,以嫻熟的技法寫“詞人墨卿難狀之景”,正是“詩畫一律”的典範作品。

黃庭堅,《惟清道人帖》宋,紙本行書,縱29.3釐米,橫31.8釐米

蘇軾、黃庭堅等文人雅士經常聚會的地方就是王詵的西園。當時最為有名的文人雅集之《西園雅集》就是在王詵家裡進行的。後世有諸多描繪《西園雅集》的作品,其中清代朱耷《西園雅集記卷》和丁觀鵬《西園雅集圖軸》也將在展覽中展出。

八大山人,《西園雅集》卷,清,紙本,行書,縱25.4釐米,橫204.2釐米

作為文學家的蘇軾:蘇子作詩如見畫

作為一代文豪,蘇軾一生中創作了眾多流傳千古的優秀詩文,其中的不少名篇佳作也成為了後世書畫家喜愛的創作母題。他所提出的“士人畫”概念,奠定了後世文人畫的理論基礎,更是對中國繪畫史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

第二單元“蘇子作詩如見畫”透過選取蘇軾本人的詩歌墨跡,及後人根據其詩文創作的書畫作品,展現其文學造詣和影響,為大家呈現作為文學家的蘇軾形象。其中蘇軾的同代人林逋《自書詩》便表達了蘇軾在當時的影響力:

林逋《自書詩》,紙本手卷,縱32釐米,橫302.6釐米。行書34行,6段接紙。

此卷是林逋歸隱西湖孤山時所作,共5首詩,除第2首是五言詩外,其餘均為七言詩。

據詩後林逋自識:“時皇上登寶位歲夏五月”,可知此作品寫於仁宗天聖元年癸亥(1023年),林逋時年57歲,其書體瘦勁,秀逸,筆法厚重,風致綽約,與時人李建中風骨俊整的書風極為接近。再後又有蘇軾書七言古詩一首,無年款,據徐邦達先生考證可能是元祐四、五年間蘇軾(時年約54歲)第二次到杭州作刺史時所書。此書藏鋒斂鍔,姿媚可愛,是罕見的蘇軾傳世佳作之一。這兩段名人書法相映生輝,珠聯璧合,實為難得的珍寶。

吳鎮,《墨竹坡石圖》軸,元,紙本墨筆,縱103.4釐米,橫33釐米

而後,元代趙孟頫、鮮于樞、吳鎮,明代祝允明、徐渭,直至清代胤稹等都有依據蘇軾詩詞為源頭創作的作品。比如,蘇軾善畫竹,傳說他畫竹幹從地直起至頂,並不分節繪寫。嘗在試院,興到無墨,遂用硃筆寫竹,後人竟效,稱為“朱竹”。能作枯木、怪石、佛像,出筆奇古。吳鎮的墨竹坡石也有受蘇軾影響的況味。

包世臣《蘇軾詩軸》

宋人《赤壁圖》

蘇軾在中年被貶謫湖北黃州後,曾兩次遊黃州附近的赤壁,借物詠懷,前後作兩篇《赤壁賦》和《念奴嬌•赤壁懷古》詞一首,均成千古絕唱。蘇軾遊赤壁的故事也成為後世書畫和工藝品中常用的題材。宋人馬和之、明人文徵明、錢穀等均創作過不同風格的“赤壁”相關作品。其中宋人《赤壁圖頁》幾乎再現了蘇軾“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的場景。

馬和之《 後赤壁圖卷》(區域性)

而文徵明所書《前後赤壁賦卷》,前後相距二十五年,書法清勁蒼潤,一筆不苟,既體現了其藝術功力,又可見其筆法之變化。前頁小楷遒勁秀拔,後頁則已見瘦勁蒼老,但無衰敗之氣。文氏書法以深厚功力見稱,史載其九十歲尚能書蠅頭小楷。此書取法《黃庭經》、《樂毅論》,方整中有溫純精絕之古意,是文氏小楷書的代表。

文徵明,《赤壁賦》頁,明,紙本小楷書,《赤壁賦》縱24.9釐米,橫18.8 釐米,《後赤壁賦》縱24.9釐米,橫18.7釐米。

作為書家的蘇軾: “我書意造本無法”

蘇軾的書法有著鮮明的個人風格,其造詣不但備受時人讚譽,他喊出“我書意造本無法”的口號,引領的宋代“尚意”書風也對後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蘇軾的書法博採眾家,轉益多師,最終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面貌。蘇軾的書法博採眾家,轉益多師,最終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面貌。本單元透過選取蘇軾書法的前人作品、蘇軾本人的書法作品以及後人對蘇軾書法的仿學、臨摹和評論,展現其書史地位,為大家呈現作為書法家的蘇軾形象。

要梳理書法的歷史,顏真卿是繞不開的人物,此次將展出明拓《顏真卿書東方畫贊碑》、清拓《顏真卿書鮮于氏離堆記》和明拓《顏真卿書爭座位帖》,從碑帖瞭解顏真卿的書風,而其中蘇軾極為推崇的是《顏真卿書東方畫贊碑》,此碑字型平整峻峭,深厚雄健。宋蘇軾《東坡集》雲:“顏魯公平生寫碑,唯《東方朔畫贊》為清雄,字間櫛比,而不失清遠。”

宋拓《顏真卿書東方畫贊碑》(書籍目錄為明拓)

書法由唐到宋,楊凝式是一轉折人物,蘇軾評曰:“自顏、柳沒,筆法衰絕。加以唐末喪亂,人物凋落,文采風流掃地盡矣。獨楊公凝式筆跡雄傑,有二王、顏、柳之餘,此真可謂書之豪傑,不為時世所汩沒者。”展覽承顏真卿後,展出楊凝式《神仙起居法卷》,此卷最早為宋高宗內府之物,後入賈似道手中,至明代項元汴等所藏,至清代乾隆時進入內府。

楊凝式,《神仙起居法》,五代,紙本手卷,縱27釐米,橫21.2釐米。草書8行,共85字。《神仙起居法》是楊凝式書寫的古代醫學上一種健身的按摩方法,文體近似口訣)

此幅小行草書是楊凝式76歲時的作品,似隨意點畫,不假思索,用墨濃淡相間,時有枯筆飛白。書字的結勢於攲側險勁中求平正,且行間字距頗疏,在繼承唐代書法的基礎上,以險中求正的特點創立新風格,盡得天真爛漫之趣。此書是楊凝式行草書傳世作品的代表作,對宋代書法影響較大。

此後承接蘇軾《治平帖》、《歸院帖》、《春中帖》。

其中《治平帖》是蘇軾書寫的信札,內容主要是委託鄉僧照管墳塋之事。根據帖後趙孟頫、文徵明、王穉登三人之跋可知,此帖當是蘇軾於北宋熙寧年間在京師時所作,時年約30餘歲。該帖筆法精細,字型遒媚,與蘇軾早年書法特徵吻合,正如趙孟頫所稱“字劃風流韻勝”。

蘇軾,《治平帖》卷,紙本行書,縱29.2釐米,橫45.2釐米

《歸院帖》帖是蘇軾做翰林學士時所書,時間應為北宋元祐元年至四年之間(1086—1089年),蘇軾時年51至54歲。前人雖雲蘇軾書學顏真卿、楊凝式,但實際受徐浩行書的影響最深。此帖筆致蕭散,結態隨意,似不經意而筆到法隨,已不見學古痕跡。誠如蘇軾自己所說:“不踐古人,自出新意。”雖短短五行,已臻化境。

蘇軾,《歸院帖》頁,宋,紙本行書,縱35.1釐米,橫12.4釐米

《春中帖》是蘇軾寫給範純粹(德孺,范仲淹的第四子)的信札。據記載,北宋元豐末年,範純粹因調和討伐西夏的遵裕、昌祚兩路軍的矛盾有功,宋神宗將他由陝西轉運判官進為轉運副使。據此可知,此信札的書寫時間應為元豐末年,即元豐七八年間(1084—1085年),蘇軾年約50歲左右。帖中“二哥”是指範純仁(范仲淹次子)。此帖筆法自然流暢,寓巧於拙,儀態淳古,有渾厚凝重之韻致。雖有缺字、殘損,仍不失為蘇軾中年時期的上乘作品。

蘇軾,《春中帖》頁,宋,紙本行書,縱28.2釐米,橫43.1釐米

從蘇軾書法中不難發現,他曾遍學晉、唐、五代名家,得力於王僧虔、李邕、徐浩、顏真卿、楊凝式,而自成一家 ,自創新意。 用筆豐腴跌宕,有天真爛漫之趣.。 自雲:“我書造意本無法”;又云:“自出新意,不踐古人。” 黃庭堅說他:“早年用筆精到,不及老大漸近自然”;又云:“到黃州後掣筆極有力。”晚年又挾有海外風濤之勢,加之學問、胸襟、識見處處過人,而一生又屢經坎坷,其書法風格豐腴跌宕,天真浩瀚,觀其書法即可想象其為人。

人書並尊,在當時其弟兄子侄均向他學習;後世吳寬、董其昌、劉墉、王文治等都臨摹過蘇軾的書帖,可見影響之大。劉墉還會蘇軾《東坡書說》的內容作為評論書法之語,在劉墉的傳世作品中“節書”與“節臨”蘇軾詩文的題材較多。而且在當時黃庭堅在《山谷集》裡就說:“本朝善書者,自當推(蘇)為第一。”

仇英,《人物故事圖》冊之竹院品古,明,絹本設色,每開縱41.4釐米,橫33.8釐米。

作為文人典範的蘇軾:人間有味是清歡

蘇軾不僅以其藝術造詣而為人稱道,同時也因其獨特的人格魅力而深受歷代文人雅士的崇敬與仰慕。他雖然一生命運多舛,卻始終能夠灑脫的面對各種困境,並以積極的態度不斷髮現生活中的樂趣。本單元選取以蘇軾逸事和其述懷小品文為題材的作品,展現他的生活情趣和人生態度。

仇英,《人物故事圖》冊之竹院品古(區域性)

其中明代仇英全冊共十開《人物故事圖》的一開《竹院品古》被認為描繪了蘇軾等文士賞古物的場景,圖中文人舉止高雅瀟灑,被後世視為文人典範。蘇軾銘端石結繩紋硯和黃慎《東坡玩硯圖頁》可做實物和藝術作品的轉換。

清 黃慎 《東坡玩硯圖頁》

回顧蘇軾的一生,詩有蘇黃之美譽,詞成豪放開派之祖,文列唐宋八大家,書冠蘇黃米蔡宋四家。21歲參加禮部考試便以驚豔之才震驚主考歐陽修,一生雖宦海沉浮數次被貶,卻執著堅定,又極豁達樂觀,寫出了大量傳誦千年的詩詞名篇。

如今,再讀蘇軾,除了詩文達到了極高的造詣外,他的創造性活動不侷限於文學,他在書法、繪畫等領域內的成就都很突出,對醫藥、烹飪、水利等技藝也有所貢獻。蘇軾典型地體現著宋代的文化精神。他進退自如,寵辱不驚成為後代文人景仰的正規化。蘇軾的審美態度為後人提供了另一種審美正規化,凡物皆有可觀,到處都能發現美的的存在。蘇軾是宋人,卻也極其現代。

注:本文展覽資訊來自故宮博物院編《千古風流人物:故宮博物院藏蘇軾主題書畫特展》圖錄,本文圖片和部分內容來自故宮博物院網站,展覽作品以實際展出為準。

附:故宮博物院編《千古風流人物:故宮博物院藏蘇軾主題書畫特展》目錄頁

責任編輯:顧維華

校對:欒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