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我有名全是酒:蘇軾七律《次韻王定國相留夜飲》

元祐三年(1088),蘇軾53歲,整整一年在汴京,是蘇軾一生作官最大的一年。他任翰林學士知制誥兼侍讀,等於是皇帝的秘書兼老師。正月,詔權知禮部員舉,即擔任全國進士考試的主考官。

當時東坡作了七絕三首,是與蘇轍唱和的,第二首是:

蘇軾《和子由除夜元旦省宿致齋三首》

其二

白髮蒼顏五十三,家人強遣善春衫。

朝回兩袖天香滿,頭上銀幡笑阿咸。

東坡上朝回來,兩袖沾滿金殿上檀香的香味,頭上簪著皇上賜的銀幡,引起了侄兒們的嘻笑。此時的東坡,可謂春風得意,躊躇滿志,身心兩暢,詩興特濃。

這一年中,請東坡喝酒的人也特多。他成了京城文壇的領袖,因而也四出參加各種詩酒文會。十二月八日,是“興龍節”一一小皇帝的生日,依例要參加宴會慶祝。這種場合,本是大臣之間爭寵奪愛,鉤心鬥角的場所,東坡對此並無興趣。

在興龍節前一天,東坡與弟弟子由同去拜訪老友王定國。

王定國崇拜東坡,視之為師。蘇軾貶黃州,他因與東坡交往,也被牽連貶賓州,但他毫無怨言,始終與東坡保持友好關係。此時他剛卸任揚州通判,留京待命,準備調任宿州知州。東坡,子由兄弟來時,恰好駙馬王詵(字晉卿)也來給王定國送來一些酒,人還未走。這王詵是宋代大畫家,他在“烏臺詩案“中因與東坡有書信,書畫,錢物往來,也受牽連被罰款,並貶謫到南方邊遠之地,與蘇氏弟兄也是莫逆之交。

共同患難的好友相聚,王定國在清虛堂擺酒接待。酒席上談詩論畫,滔滔不絕。二王海量,二蘇酒量極小,當然不敵,都有點喝高了。蘇軾乘酒興,又作七律一首。

蘇軾《次韻王定國得晉卿酒相留夜飲》

短衫壓手氣橫秋,更著仙人紫綺裘。

使我有名全是酒,從他作病且忘憂。

詩無定律君應將,醉有真鄉我可侯。

且倒餘樽盡今夕,睡蛇已死不須鉤。

看看這幾句:使我有名全是酒,醉有真鄉我可侯,且倒餘樽盡今夕。

讓我有名的全是酒的原故,那怕是喝得大醉也不憂愁,我要做個真正的醉鄉侯!

快飲個瓶盡杯乾,今晚不醉不休,拼了吧!

感情深,一口悶!酒逢知己千杯少,遇到了共同患難的生死之交,蘇軾他真的喝醉了!

酒品見人品,從蘇軾醉酒,我們也可以看出他的人品,他是有真情重感情的好男兒!正是:男兒喝酒不喝醉,只因未到情深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