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二十七回 李瓶兒私語翡翠軒 pan jin lian醉鬧葡萄架

詞曰:

錦帳鴛鴦,繡衾鸞鳳。一種風流千種態:看香肌雙瑩,玉簫暗品,鸚舌偷嘗。 屏掩猶斜香冷,回嬌眼,盼檀郎。道千金一刻須憐惜,早漏催銀箭,星沉網戶,月轉回廊。

話說來保正從東京來,在捲棚內回西門慶話,具言:“到東京先見稟事的管家,下了書,然後引見。太師老爺看了揭帖,把禮物收進去,交付明白。老爺吩咐:不日寫書,馬上差人下與山東巡按侯爺,把山東滄州鹽客王霽雲等一十二名寄監者,盡行釋放。翟叔多上覆爹:老爺壽誕六月十五日,好歹教爹上京走走,他有話和爹說。”這西門慶聽了,滿心歡喜,旋即使他回喬大戶話去。只見賁四、來興走來,見西門慶和來保說話,立在旁邊。來保便往喬大戶家去了。西門慶問賁四:“你每燒了回來了?”那賁四不敢言語。來興兒向前,附耳低言說道:“宋仁走到化人場上,攔著屍首,不容燒化,聲言甚是無禮,小的不敢說。”這西門慶不聽萬事皆休,聽了心中大怒,罵道:“這少死光棍,這等可惡!”即令小廝:“請你姐夫來寫帖兒。”就差來安兒送與李知縣。隨即差了兩個公人,一條索子把宋仁拿到縣裡,反問他打綱詐財,倚屍圖賴。【旁評:公論。】當廳一夾二十大板,打的鮮血順腿淋漓。寫了一紙供狀,再不許到西門慶家纏擾。並責令地方火甲,眼同西門慶家人,即將屍燒化訖。那宋仁打的兩腿棒瘡,歸家著了重氣,害了一場時疫,不上幾日,嗚呼哀哉死了。正是:

失曉人家逢五道,溟泠飢鬼撞鐘馗。

西門慶剛了畢宋蕙蓮之事,就打點三百兩金銀,交顧銀率領許多銀匠,在家中捲棚內打造蔡太師上壽的四陽捧壽的銀人,每一座高尺有餘。又打了兩把金壽字壺。尋了兩副玉桃杯、兩套杭州織造的大紅五彩羅緞紵絲蟒衣,只少兩匹玄色焦布和大紅紗蟒,一地裡拿銀子尋不出來。李瓶兒道:“我那邊樓上還有幾件沒裁的蟒,等我瞧去。”【旁評:映前有情。】西門慶隨即與他同往樓上去尋,揀出四件來:兩件大紅紗,兩件玄色焦布,俱是織金蓮五彩蟒衣,比織來的花樣身分更強幾倍,把西門慶歡喜的要不的。於是打包,還著來保同吳主管五月二十八日離清河縣,上東京去了,不在話下。

過了兩日,卻是六月初一日,天氣十分炎熱。到了那赤鳥當午的時候,一輪火傘當空,無半點雲翳,真乃爍石流金之際。有一詞單道這熱:

祝融南來鞭火龍,火雲焰焰燒天空。

日輪當午凝不去,萬國如在紅爐中。

五嶽翠幹雲彩滅,陽侯海底愁波渴。

何當一夕金風發,為我掃除天下熱。

這西門慶近來遇見天熱,不曾出門,在家撒發披襟避暑。【旁評:受用。】在花園中翡翠軒捲棚內,看著小廝每打水澆花草。只見翡翠軒正面栽著一盆瑞香花,開得甚是爛漫。西門慶令來安兒拿著小噴壺兒,看著澆水。只見潘金蓮和李瓶兒家常都是白銀條紗衫兒,密合色紗挑線縷金拖泥裙子。李瓶兒是大紅焦布比甲,金蓮是銀紅比甲。惟金蓮不戴冠兒,拖著一窩子杭州攆翠雲子網兒,露著四髩,額上貼著三個翠面花兒,越顯出粉面油頭,朱唇皓齒。兩個攜著手兒,笑嘻嘻驀地走來。看見西門慶澆花兒,說道:“你原來在這裡澆花兒哩!怎的還不梳頭去?”西門慶道:“你教丫頭拿水來,我這裡洗頭罷。”金蓮叫來安:“你且放下噴壺,去屋裡對丫頭說,教他快拿水拿梳子來。”來安應諾去了。金蓮看見那瑞香花,就要摘來戴。【旁評:媚致。】西門慶攔住道:“怪小油嘴,趁早休動手,我每人賞你一朵罷。”原來西門慶把旁邊少開頭,早已摘下幾朵來,浸在一隻翠磁膽瓶內。金蓮笑道:“我兒,你原來掐下恁幾朵來放在這裡,不與娘戴。”於是先搶過一枝來插在頭上。西門慶遞了枝與李瓶兒。只見春梅送了抿鏡梳子來,秋菊拿著洗面水。西門慶遞了三枝花,教送與月娘、李嬌兒、孟玉樓戴:“就請你三娘來,教他彈回月琴我聽。”金蓮道:“你把孟三兒的拿來,等我送與他,教春梅送他大娘和李嬌兒的去。回來你再把一朵花兒與我──我只替你叫唱的,也該與我一朵兒。”西門慶道:“你去,回來與你。”金蓮道:“我的兒,誰養的你恁乖!你哄我替你叫了孟三兒來,你卻不與我。我不去!你與了我,我才叫去。”西門慶笑道:“賊小淫婦兒,這上頭也掐個先兒。”於是又與了他一朵。金蓮簪於雲髩之旁,【眉批:金蓮之麗情嬌致,愈 出愈奇,真可謂一種風流千種態,使人玩之不能釋懷搜,俺倦不能去心。】方才往後邊去了。

下半部分再微頭條以圖片方式分享出去了,《27回8-14》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