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最後遺言:一生沒做虧心事不會下地獄,能否上西天看造化

宋徽宗建中二年(1101年)七月,驕陽似火,炙烤著常州城乾涸的大地,連續病了幾十天的蘇東坡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他跟三個兒子說,我這一輩子沒幹虧心事,不會下地獄(吾生無惡,死必不墜​)。你們不要千萬哭,讓我坦然離開就好。他的好友維琳方丈大聲說,你千萬不要忘記上西天的路,別走錯了。

蘇東坡氣若游絲地說,能不能上西天,這也不由我啊。維林說,你一輩子不服輸不言敗,最後時刻千萬要努力,不能犯懶懈怠啊。蘇東坡說,如果我努力,就落了下乘。世間萬事,皆應順其自然,能否上西天,還得看造化,看我跟​佛​是否有緣,佛渡有緣人嘛。

兒子蘇邁含淚上前詢問後事,蘇東坡再無一語,溘然離世。

​公元1056年,蘇東坡離開家鄉眉州,前往京城汴梁參加科考,主考官歐陽修。蘇東坡科考作文《刑賞忠厚之至論》,歐陽修非常喜歡,但他以為是自己學生曾鞏寫的,為了避嫌,便判了第二名。後來知道搞了烏龍,跟朋友梅聖俞說:“老夫當避路,放他出一頭地”. 一頭地即一頭之地,就是一個人的距離。用現在話說,就是C位。歐陽修意思,以前文壇領袖是我,我站C位,以後估計要讓給蘇軾了。

公元1059年,蘇東坡為母守孝三年之後,再次前往汴梁,在嘉州渡口碰到了郭綸。郭綸是一位廝殺疆場的英雄,屢立大功。宋夏議和,刀槍入庫馬放南山,郭綸英雄無用武之地,黯然還鄉復員,在嘉州渡口​監​收過渡費,鬱郁度日。年輕的蘇軾看到落魄的英雄,感慨萬千,隨手寫下一首詩。

河西猛士無人識,日暮津亭閱過船。路人但​覺​驄馬瘦,不知鐵槊大如椽。因言西方久不戰,​截​發願作萬騎先。我當憑​軾​與寓目,看君飛矢​集​蠻氈。

英雄失路,美人遲暮,物有必至,事有固然,誰都無可奈何。

1061年,蘇軾和弟弟蘇轍住在汴梁城一間陋室中,一日三餐只有白飯,白蘿蔔,白鹽。蘇東坡不以為苦,稱之為“​晶​飯”,又叫“三白飯”。孔子說,心存遠大志向,卻以吃不好穿不好為恥,這種人是不可以一起共事的。兄弟二人分別​時​,蘇​軾​寫了一首詩: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往日崎嶇還記否,路長人困蹇驢嘶。

1067年,王安石實施變法。由於變法方案太過理想化,可操作性不強,蘇東坡率爾出言反對,他不是反對變法,而是反對王安石急躁冒進。但是王安石“果於自用”,聽不進反對意見。蘇軾於是直接給宋神宗上書,宋神宗親自接見了他,說道,變法有何得失,說來聽聽。蘇東坡說,陛下天縱英才,未免操之過急。任何制度的推行,都要因勢利導,順水推舟,如果不能順勢而為,只怕適得其反。

蘇東坡後來說,我生性肚子裡藏不住事,有啥就要說出來,就像吃飯時不小心吞了蒼蠅,不吐不快。

蘇東坡吐出來倒是痛快了,可是王安石很不痛快。他將蘇軾貶為杭州通判(與知州共同處理政務,有直接向皇帝彙報工作的權力)。蘇東坡上任沒多久,一個名叫沈括的朋友來到他身邊,與他詩文唱和,互訴衷腸。蘇東坡沒有設防,所有詩文都被沈括拿走了。沈括將這些詩文逐條批註,找出了蘇軾對皇帝大不敬的“證據”。

1076年中秋佳節,蘇軾想起了弟弟蘇轍,喝得酩酊大醉,寫下了流傳千古的《水調歌頭》。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官差來抓蘇軾的時候,蘇軾已經調任湖州知州。他身穿官服出來迎接,並說,我死有餘辜,希望能給我時間與家人告別。官差說,不至於如此嚴重。說完一揮手,御史臺的臺卒就如“驅逐雞犬”一樣,把蘇軾五花大綁帶走了。

蘇軾服刑的御史臺監獄,實際上是一口百尺深井(裡面沒水),一伸手就能摸到井壁。兒子蘇邁每天過來送飯,他跟蘇邁交代,平時只送蔬菜肉食,如果判了死刑,就送魚。過了段時間,蘇邁沒錢了,只好離開汴梁借錢。臨行託一位朋友照顧,卻忘了交代二人的約定,朋友給蘇軾送了一條魚改善生活,蘇軾以為必死無疑,後來方知虛驚一場。

最終蘇軾獲釋,被貶黃州團練副使,不得擅自離開駐地。出獄當天,蘇軾寫了一首詩:百日歸期恰及春,​殘生​樂事最關身。出門便旋風吹面,走馬聯翩鵲啅人。卻對酒杯渾是夢,試拈詩筆已如神。此災何必深追咎,竊祿從來豈有因。平生文字為吾累,此去聲名不厭低。塞上縱歸他日馬,城中不鬥少年雞。休官彭澤貧無酒,隱几維摩病有妻。堪笑睢陽老從事,為餘投檄向江西。

寫罷擲筆大笑,我真無可救藥。

蘇軾帶著蘇邁來到黃州,一時無處落腳,只好暫住在寺廟裡。東行五十步便是城牆東門。他終日讀書寫字,寂寞如影隨形。作《卜算子》吐胸中塊壘: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時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他經常獨自在河邊漫步,拿塊石子打水漂,有時跑到田間地頭山野集市,跟農民,樵夫,商販,漁夫攀談,纏著人家講鬼故事,人家不會講,他說,瞎編一個就行。

蘇軾身為謫放官員,沒有工資,一大家子吃飯便成了問題。一開始吃老本,每月按照最低生活標準花四千五百錢,分為三十份,掛在房樑上,每天取一份,不夠也不再取。盈餘了便在月底買酒喝。妻子憂心忡忡地說,花完咋整。沒想到蘇軾非常淡定,車到山前必有路,不要操明天的閒心,到時候自然有辦法。

第二年春暖花開,蘇軾去郊外散步,一眼看到城東一片荒蕪的坡地。這塊荒地以前是練兵的營地,四周小山環繞,中間非常平整,大概百餘步長短。他向官府申領了這塊無主之地,稱之為“東坡”。

他先放了一把火,將坡裡荒草燒成灰,竟然露出一口暗井,令人喜出望外。他又買了牛,還有鋤頭水桶鐮刀之類農具,每天頭戴斗笠,揮汗如雨。日復一日的風水日曬讓他又黑又瘦,兩鬢蒼白,面色如銅。雖然辛苦,但是內心坦然快樂。他跟朋友說,我有屋五間,果樹和蔬菜十餘畦,桑樹一百多棵。我耕田,老婆養蠶,豐衣足食。

苦難生活是最好的老師。正是在黃州這幾年的耕讀生活,讓蘇軾徹底脫胎換骨,成為“東坡居士”。在他之前,“詞為豔科”,被視為“小道”“小​技​”,比詩文略遜一籌。蘇東坡一​洗​詞之綺羅香澤之態,擺脫綢繆婉轉之度,使人登高望遠,舉目長嘯,​逸​懷浩氣,超乎塵垢之外。他摒棄了華麗詞句,質樸平靜,蘊含著強烈的生命力。

《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臨江仙》: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彷彿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念奴嬌》: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黃州人不怎麼吃豬肉,肉價非常便宜。蘇東坡高興地樂開了花,不僅每天吃,還寫了《豬肉頌》:淨洗​鐺​,少​著​水,柴頭罨煙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時他自美。黃州好豬肉,價賤如泥土。貴者不肯吃,貧者不解煮,早晨起來打兩碗,飽得自家君莫管。

​​​1084年初春,蘇東坡調任汝州團練副使。黃州父老聽說,紛紛前來相送。蘇東坡與他們把酒言歡,依依惜別。途中路過金陵,前去拜訪早已罷官的王安石。王安石聽聞蘇軾要來,獨身騎著瘦驢前去江邊迎接。蘇軾趕緊抱拳躬身,應該我去看望您老人家,怎麼您卻趕來迎接我。王安石說,禮數不是為我們這些人設立的。兩人相逢一笑泯恩仇,飲酒敘舊,彼此唱和,吟風弄月,度過了一段舒心快意的時光。分別時,王安石慨嘆:不知更幾百年,方有如此人物。

1089年陽春三月,蘇東坡出任杭州知州。當年差點置他於死地如今賦閒潤州的沈括聽聞,趕緊前來拜見,諂媚之情溢於言表,蘇東坡心無怨恨,只感覺不寒而慄。他在杭州度過了“一生中最快活的日子”,經常攜帶歌妓夥同好友泛舟西湖。他喜歡佳人,詩歌,豬肉,美酒,正如他喜歡青山綠水。

他認為,萬般皆可​戒​,唯戒色最難。當年蘇武出使匈奴,不怕死,不怕冷,吃​氈​咽雪,卻跟匈奴女子生了孩子,可見其難。明朝吳承恩寫《西遊記》,唐三藏曆經八十一難,死都不懼,唯獨在女色上差點破了戒。

蘇東坡覺得,“蛾眉皓齒,乃伐性之斧,不可不戒”。戒之良法,便是“順其自然”四字。他對美人從不逃避,總是用欣賞的態度尊重她們,追依她們。他寫了很多關於美人的詩詞,把她們當作詩詞,書法,畫作,青瓷,極盡寵愛,但並不沉迷。

蘇東坡喜歡喝酒,雖然酒量不大,但是每天都得喝點。他從小學了魏晉名士“服熱藥”,熱藥需要用酒來散,散不出去就會生病。吃了藥,喝了酒,睡了覺,便起來作詩填詞,寫字作畫,彈琴高歌,登山長嘯。無論寫字作文,都是自然天成,毫無雕琢之氣。

有一天他騎馬夜行山間,忽然看見一個酒家,酒香濃郁,一下子喝多了,走到一處小橋,下馬醉臥,待到杜鵑把他喚醒,已然東方欲曉,他舉目四顧,只見亂山蔥蘢,流水潺潺,疑非塵世。

蘇東坡不僅喜歡飲酒,還喜歡釀酒。用蜂蜜釀,用桂花釀,有啥釀啥,林語堂稱他“釀酒試驗家”。他說,濁酒自己喝,清酒招待朋友。

蘇東坡說,我是個有福人,比陶淵明強。陶淵明家窮,老婆不讓喝酒,我跟他一樣窮,可是老婆支援我喝酒。

妻子去世十年後,他寫下《江城子》: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蘇東坡跟金山寺佛印和尚關係很好。有次寫了一首詩: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送給佛印。佛印寫了“放屁”兩個字,讓書童帶了回來。蘇軾見字大怒,跑到金山寺大罵佛印,佛印哈哈大笑,“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你都什麼道行啊。蘇東坡慚愧而歸。

​​​1094年,蘇東坡被貶惠州,寫下了膾炙人口的《荔枝詩》:羅浮山下四時春,盧橘楊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蝶戀花》: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牆裡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1097年,蘇東坡被貶瓊州。蘇東坡帶著兒子蘇過來到海南島後,沒肉吃,沒車坐,沒房住,沒藥吃,沒炭燒,沒(泉)水喝,百物皆無。更痛苦的還是沒書看。父子倆百無聊賴,只好靠抄書打發時光。抄了從中原帶來的《唐書》,接著又抄《漢書》。

蘇東坡說,把這兩本書抄完,就成了暴發戶。

抄書之餘,父子倆詩文唱和,苦中作樂,蘇過的詩文繪畫水平迅速增進,頗得蘇軾精髓。

1100年,宋徽宗即位。蘇軾當年府中有個書童,名叫高俅。蘇軾被貶惠州,便把高俅送給好友王詵。王詵有次派高俅給端王趙佶送禮,恰好趕上趙佶在花園裡踢毛球。高俅也是此中好手,把一腳球踢得花團錦簇,趙佶大喜,將禮物和人一起收下了。趙佶即位,高俅不忘舊主,請求將蘇軾赦免,宋徽宗於是下旨,召蘇軾回京。蘇軾走到常州,死於歸途。高俅對蘇軾後人照顧有加,“每其子弟入都,則給養恤甚勤”。

多年以後,蘇過蟄居在汴梁一座寺廟裡,悠閒度日。忽然有一天,一幫衙役闖了進來,把他扶進轎子,不知走了多久,轎子停下,蘇過出來,原來進了皇宮。

時值酷夏,宮殿裡冰塊堆積如山,涼風習習,煙霧繚繞,宋徽宗御口輕開,聽說你是蘇軾兒子,會畫石頭,我有一面牆,麻煩你畫一下,沒別的事。

蘇過迅速在牆壁上畫了一塊石頭,穩重,清雅,磊落,與蘇東坡幾無二致。

​​​數千古風流人物,最風流的非蘇東坡莫屬。

每個中國人心頭,幾乎都蘊繞著他的詩句,比如“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比如“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比如“老夫聊發少年狂”。比如“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比如“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比如“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裡面有孤獨,有相思,有柔情,有豪放,有挫敗,有掙扎,有灑脫,有苦澀。他的文字,幾乎包含了我們精神世界裡的所有主題。

蘇東坡好玩,機智,幽默,坦蕩,從不絕望,從不退縮。

他是人,是石,是土,是竹,既是草根的,又是精英的。

司馬遷說,我讀了孔子的書,就想見見這個人,高山仰止。我們讀了蘇東坡的詩詞文章,也想見見蘇東坡,從蘇東坡身上重新感受人生。

這套精裝珍藏版《蘇東坡全集》,紙張優良,字型典雅,實為不可多得之佳品,喜歡蘇東坡的朋友可以下單一套看看,點選下方連結即可直接購買。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