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考的賽道上,她用透支生命的方式,成就著眾多女孩的精彩人生

63歲的張桂梅,是麗江市華坪縣民族中學老師兼兒童之家院長,是麗江華坪女子高階中學校長。

在她身上有許多耀人的光環,令人驚歎,望塵莫及:全國十大女傑,全國十佳精神文明人物,全國十大師德標兵,全國十佳知識女性,全國先進工作者,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才,十七大代表……

還有:2018年9月,榮獲最美鄉村教師;2019年11月,入選“中國好人榜”敬業奉獻好人;2020年1月10日,獲得教育部授予的“全國優秀教師”榮譽稱號……

但是,對於她,最為高興和值得驕傲的是,卻是女學生的眼中的“大魔頭”、“老大”、“張媽媽”……

因為,在“知識改變命運,學習成就未來”的征程中,在高考的賽道上,她一直在用透支生命的方式,成就著眾多女孩的精彩人生

01 張桂梅的夢想:讓窮苦的女孩考上重點大學,培育出清華、北大的學生。

1957年6月,張桂梅出生於黑龍江省牡丹江市,18歲跟隨姐姐來雲南支邊,後與丈夫在大理喜洲鎮第一中學任教。

1996年,丈夫因病去世。張桂梅申請外調,獨自一人來到深度貧困的華坪縣,擔任民族中學教師。

當時的貧困生比較多,許多女生中途輟學。張桂梅去家訪時,才發現自己的學生已經嫁人,她就拿出全部工資,替她們交了書費,把她們領回了課堂。

2001年,張桂梅兼任了縣兒童福利院的院長,建院第一天就收了36個孤兒。

2003年,張桂梅向縣教育局提出辦一所全免費的女子高中的想法,以解決低素質的母親、低素質孩子的惡性迴圈。但因沒錢投入,遭到論證會專家的一致反對。

張桂梅沒死心,帶上勞模證書等獲獎材料,到昆明街頭募捐,但被人當作騙子吐口水,放狗咬。有一次,她在一家單位門口靠牆睡著了,被叫醒後,面前站著的省婦聯主席,給她撥了2萬元。

2007年,張桂梅作為十七大代表到北京參會。她穿的破牛仔褲引起了記者的注意,隨後,對她的訪談節目《我有一個夢想》在電視上熱播,女高的專案因此而啟動,各級政府先後投入6000多萬元建設學校。

2008年9月,距建校才4個多月,女高就有了90多名的第一屆學生,但學校只是一棟教學樓,沒有大門和圍牆,也沒有食堂、宿舍和廁所。一個學期後,慕名而來的外地老師全都自動離開。

由於招生是來者不拒,學生的基礎很差,數學考9分,一道題講8遍,學生還是聽不懂。“老師看不到前途,學生看不到希望。”備受打擊的張桂梅覺得學校撐不下去了,希望教育局能幫助分流師生。

但張桂梅得到回覆是:“掏了這麼巨大的成本,教學質量提不上去,社會不會答應,你也無法贏得家長和學生,以及政府的再支援。”

這些話,張桂梅聽進了心裡。她決心:總有一天不但要讓窮苦的女孩們全部考上重點大學,還要培育出進清華、北大的學生。

事實上,麗江華坪女子高階中學的女學生已經相繼考上了浙大、廈大、川大、武大等眾多雙一流高校的學生,2019年的一本上線率是40.67%,本科上線率82.37%,排名麗江市第一。

02 為了讓山裡的孩子也能走進最好的學校,張桂梅幾乎付出的是生命。

在麗江華坪女子高階中學,張桂梅是校長,但她又是後勤,也是保安。她的臉色枯黃,眼角、額頭和腮幫佈滿皺紋,頭髮稀疏碎落,額前的劉海遮蓋著一個拇指大小的腫瘤,由於長期病痛,身體瘦成了骨架,但說起話來卻語速疾厲、邏輯清晰又不失幽默。

每天起床後,她佝僂著身子,雙手扶著樓梯欄杆,費勁地挪動著關節變形的腳,摸黑把教學樓裡的燈一個個開啟。

凌晨5時30分,張桂梅提著喇叭來到教學樓的三樓高喊:“姑娘們,起床了!”不時又催促道:“丫頭們,快點唄!時間快到了,遲到了的掃球場去!”

20分鐘後,天亮了,教室裡傳出讀書聲,張桂梅再把教學樓的燈一個個關掉,查一遍早課。

早上6點40分,張桂梅回到校長辦公室,門口堆著從各個教室蒐羅的垃圾,兒童福利院的人員每天定時來取,能賣十幾塊錢。同時也送張桂梅的早飯:一碗綠豆粥和兩個包子。

伴著早飯,張桂梅要吞下12種藥物:頸痛片、骨疏康膠囊、風溼定膠囊、六味地黃丸等。她一直只吃素包子,以前不捨得吃肉,省下錢塞給學生,這幾年,一吃肉她就嘔吐。

對她來說,進食是為了吃藥,而吃藥更多是為了止疼。手上的止疼膏藥一天能用掉2盒,為了省錢,她白天貼,晚上不貼。胳膊上一個拳頭大小的腫瘤只能強忍著,腳上、背上就抹痛風型凝膠。

在學生面前,她小心地隱藏起重疾纏身的一面。她依舊是那個凌厲、蠻橫的老太太,學生們叫她“大魔頭”,也有人喊她“老大”、“張媽媽”。

女高的牆上沒掛過校規校紀,制度卻“殘酷”至極。比如,女生們一律齊耳短髮,身穿紅色校服,每週只能洗一次衣服,有3個小時能外出。為了不讓學生有情緒,女老師們也不能穿裙子,不能濃妝豔抹。

學生們每天的午飯時間只有10分鐘,需要完成從打飯、吃飯、刷碗的整個流程,張桂梅坐在食堂裡計時。

吃完飯,學生們跑回宿舍午休。張桂梅站在宿舍樓下盯著,按照規定,宿舍的門不能關,誰要是玩手機或者聊天,她馬上能聽到。

晚上下了自習,張桂梅再次清點一遍人數。離高考越來越近,一個學生腹瀉請假去醫院,她坐在樓下等了40分鐘。

每年臨近高考時,張桂梅心總是吊的。她逢人就唸叨,如果能培養出一個清華或北大的學生,她死也瞑目了。高一、高二的學生每次做課間操,就在教學樓下齊聲大喊,“學姐加油!加油上清華!加油上北大!”

“我想讓山裡的孩子也能走進最好的學校。”張桂梅說。有問她,那您要付出的是什麼?她的淚直直地掉下來,“我幾乎付出的是生命。

03 在高考的賽道上,張桂梅用透支生命的方式,成就著眾多女孩的夢想

最近兩年,張桂梅只是在操場上就暈倒了三四次。有一次,她扶著樓梯就暈了過去。還有一次,她在食堂維持秩序,突然栽倒在地。

去年高考前的一天,學生們做完課間操,發現沒了校長用大喇叭大喊的聲音,回頭一看,張桂梅躺在地上。喂下幾顆速效救心丸後,張桂梅甦醒了過來。老師們要送她去醫院,被她拒絕了。還有兩個星期就高考,她想再挺一挺。

張桂梅每年都親自把高三學生送到考場,考試結束了再接回來。女高從來沒有畢業典禮,高考結束了,她就趕緊把學生們打發走。“離開的那天,也和平常一樣。

她唯一的執念是:餘生能培養出北大、清華的學生。

她是在和時間賽跑。”經常中有人撞見她一個人在辦公室,在木椅上蜷縮成一團,奄奄一息。

2018年4月的一天夜裡,張桂梅疼得失去了意識。宿舍裡同住的學生,趕緊給她打止疼藥。一個小時後,她被送往縣醫院搶救。

縣長趕來看她,時而清醒、時而糊塗的張桂梅拉著縣長的手說,“我想提前預支下喪葬費,我要親眼看著錢都用在孩子們身上。

張桂梅也想過,她死了以後,就隨便一火化,扔哪裡都行。“悄悄地來,悄悄地走就行了唄。”

她收養的一個孩子說,那我們想你的時候看不著。張桂梅說,你在哪個地方想我,我就在你的身邊。

2018年的那次病重,張桂梅最終挺了過來。她又回到了女高,恢復了往日的生活,拿著大喇叭在學校裡轉悠。

2020年春節,她到昆明體檢,病歷上的17種疾病增加到了23種。但她說:“我不知道我還有多少時間,現在還能動,我想做點事。我的病我知道,是沒有辦法治了。如果把最好的時光留給治病,這是我最大的遺憾。”

2020年7月5日上午9點30分,女高的學生們跳起了鬼步舞。這是女高課間操的一種,張桂梅專門請了一位舞蹈老師,教會學生們。她是個偏心的人,城市裡的女孩們會跳的最流行的舞步,大山裡的女孩兒也不能落下,不能比她們差。

課間操結束後,女孩們齊聲朗誦了一首詩,是張桂梅最喜歡的《卜算子·詠梅》: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 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我發現頭條裡有許多好人好故事,還有許多好訊息好知識,上頭條看新聞,看故事,學知識……點選下方連結,瞭解收看“張桂梅”更多事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