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后唯一被“凌迟”处死的汉奸,连日本兵都骂他是没人性的畜生

汉唐年间,“投敌”是相当可耻的行为,千夫所指;南宋的文天祥则挥笔写下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诗句,保持宁死不屈的气节,为后世所敬重。

“民族气节”这东西虽然没有具体的实物,但却是十分重要的,它是一个人的精神所在。在面对强敌入侵时,更是要保持自己的气节,维护自己和国家的尊严,留得清白在人间,而沦为汉奸,注定是遗臭万年。

1946年,国民政府为吴佩孚举行了国葬,将其葬在北平玉泉山。

王克敏不是军阀,但他有很大的官瘾,靠得是投机钻营,先是进入金融界,出任过北洋政府的财政总长,而后投靠了日伪,沦为汉奸,十分积极地替日本人办事,还妄想称霸华北。

1945年抗战胜利后,戴笠搞了场鸿门宴,王克敏的名字位列汉奸名单之首,王克敏听后当即就瘫倒在了沙发上,同年12月,王克敏在监狱中服毒自杀。

张百奎就更不一样,当时流传有一歌谣:“巨鹿人民倒了霉,出了个汉奸张百奎,杀人一千八,不分你我他。”1917年,张百奎在巨鹿出生,幼名小歪,打小没让父母省心过,打架、骂人,是村里头出了名的小霸王。

小霸王长大后还在国民党政府做过巡警,后来又进了八路军游击队,原本以为张百奎终会有所变化,走上正道,但在1938年,日军攻进巨鹿后,张百奎就成了汉奸。

如果只是为保命沦为日军的走狗,帮着日军跑跑腿啥的,张百奎还不会在汉奸中“脱颖而出”,成解放后唯一被“凌迟”处死的汉奸,就是日军,也得骂他一句“没人性的畜生”。

张百奎沦为汉奸后就带头血洗巨鹿凌石屯,手段残忍,枪杀孕妇时甚至还向旁边的人炫耀,不过张百奎却因此被日伪提拔为巨鹿县保安联队长,而张百奎烧杀抢掠的行为并没有到此结束,反而更加疯狂。

在当时,我国早已经废除了诸多酷刑陋习,张百奎却把它们一一搬了出来,刀挑、刀铡、活埋、点天灯、灌辣椒水、立镦子、烙铁烙、“披麻戴孝”等,这些酷刑,被张百奎用在了自己的同乡、同胞身上,不分男女老幼。

张百奎因此得到了“杀人魔王”的称号,张百奎甚至还与日本人大搞杀人竞赛,令人发指。1945年,张百奎的猖狂日子到了头,日本败局已定,张百奎跟着日军弃城而逃,不过日本人可不会好心地把张百奎带走。

抗日战争胜利后,张百奎四处逃亡,期间还进行过特务活动,不过全国解放后,纵使张百奎为了隐藏自己把脸烫成了麻子,不过他就算是化成了灰,巨鹿县人恐怕都能认出来。

1951年,臭名昭著的汉奸张百奎落网,巨鹿县人纷纷向专政机关投揭发信、控告信,要求严惩张百奎,同年12月29日,万人公判大会召开后张百奎被枪决,而对张百奎憎恨已久的当地群众则用自带的刀子把张百奎千刀万剐了。

值得一提的是,凌迟是一种相当残酷的刑罚,俗称“千刀万剐”,处决过程让人触目心惊,因此它在1905年就被废除了,而张百奎被处以死刑,是执行了枪决,枪决前张百奎一副怕死的模样,也让围观群众愤恨不已。

由于他生前作恶多端,恶名远播,即使张百奎已死,群众们都无法饶恕张百奎的罪过,用自带的小刀碎剐了张百奎,以泄心头之恨。


相关文章